应该以最大的努力推行基层群众自治
分类:自治县 热度:

2016年3月29日,因工作需要,我们一行五人前往贵州从江县占里村考察群众自治工作。

贵州省从江县高增乡占里村距从江县城约25公里,全村共有182户、822人。这里植被良好,苍山叠翠,流水淙淙;民族风情浓郁,鼓楼耸立、晒架别致,风雨桥跨溪而建,阜新新闻,吊脚楼错落有致,是一座十分美丽的侗寨。

吸引我们前往的是占里村的两个“奇迹”:一是解放以来人口自然增长几乎为零,根据从江县原计生局的数据,这个不到16平方公里的小山寨,从1952年到2000年的48年里,占里村的人口只增长了9人;二是性别比一直保持均衡,在禁止与寨外人通婚的族令下,男女青年均有婚配,从无“剩男”、“剩女”。占里由此被誉为"中国人口文化第一村",也是全国“计划生育第一村”。就此,土生土长的占里人、高增乡驻占里村国家干部吴文辉为我们比较详尽的解说了占里的奥秘。

一首歌的魅力

“孝老爱亲是美德,兄弟和睦家才兴”、“一不好吃懒做、二不偷偷摸摸、三不道人长短、四不攀比荣华”、"一棵树上一窝雀,多一窝就挨饿",“盗贼来自贫穷起,多生儿女穷祸根”——在整个占里村寨,几乎每家每户的木楼外墙上都贴着《占里古歌》和“吴家家训家风”的木雕,随时随地提醒着吴家的族人约束自己的言行、踏踏实实做人。《占里古歌》始创于嘉庆年间,其内容涵盖信守寨规、伦理道德、邻里和睦、婚配生育等方面,歌词通俗,道理浅显易懂,是吴家祖先诫训子孙的歌谣。

不仅教育子孙后代如何做人,这些严格的古歌吟唱出来的寨规还限制着寨民的生育行为。“一对夫妻只能生育一男一女”、“集体婚礼”、“定时结婚”、新娘“不落夫家”等等一些寨规族规,有效地控制着占里村人口的急剧增长。

占里村一年当中有两个特别的日子。一个是农历二月初一,那是吴氏祖先吴占、吴里兄弟离开江苏故土开始逃难的日子;另一个是农历八月初一,那是祖先在占里定居的日子。为了让子孙后代对祖先制定的“规矩”铭心刻骨,占里人把这两天定为全村人唱歌盟誓的日子。每年的这两天,占里寨民就会聚集鼓楼,听寨老训诫,并用侗歌传唱寨规。

一首古歌,传唱数百年,唱出了勤俭朴实、仁义厚道、矢志不渝的占里八百吴家子孙。占里祖先对人口与资源关系的认知,比马克思、马尔萨斯这些世界大家整整早了四百多年。尤其是占里朴素却不失先进的人口意识为占里子孙带来了福祉:占里人均耕地面积达到了1.3亩,高出所在的从江县人均粮田面积一倍多,且高于全国人均耕地占有面积;占里人均粮食占有量大大高于该县人均水平,家禽饲养量也居该县前列。尤为难得的是,占里人几百年来基本丰衣足食、富足安康。

一株草的神奇

吴文辉告诉我们:占里侗寨,绝大多数的家庭都生育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鲜有“双男”或者“双女”现象,就是用一种叫做"换花草"的草药来平衡胎儿的性别。

我们随行在占里村寨的每一条小径,一边听吴文辉的解说,一边在内心激起对“换花草”的好奇。

据说,换花草是一种生长在山上的藤类植物,叶子细而尖,根部有不同的形状,如果根是横着长的,吃了可生女孩;若是竖着长的,则吃后可生男孩,女人在怀孕的头三个月内吃这种药物就能改变胎儿的性别。占里村一位村干部告诉我们,他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孩,生第二胎前,他的爱人吃了生男孩的“换花草”,结果就生了一个男孩。随后,笔者在村里随机询问了多位妇女,她们都承认服用过换花草,并且人人都“称心如意”、且对“换花草”深信不疑。

吴文辉还告诉我们,历代药师均系单传,“传女不传男”。按照祖上的规矩,药师不允许把“换花草”的秘方向外人透露,只能给本村人服用,否则草药就立即丧失功效。多年来,不少外地人前来占里村探究“换花草”的秘密,而且想高价求得秘方,甚至有的长住占里村一年多,最终都无功而返。

我们随着吴文辉移步到现任“药师”吴奶银娇的家里。可惜药师不在家,只有几名小媳妇要么在带着孩子,要么在缝纫机上熟练的缝补,忙碌中也不忘记热情地接待我们,细语恰好地解答我们的疑问。直到离开村寨,我们也没能一睹换花草的真容和“药师”的“神彩”。

神秘的“换花草”是否真有神秘功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能看到寨中有很多八、九十岁的长寿老人围坐在鼓楼中悠闲的烤火、聊天,那一份恬适令人羡慕。吴文辉介绍:几百年来不与外寨人通婚、近亲结婚现象十分普遍的占里村,从没出现过缺陷婴儿;除了身体健康之外,占里人还十分长寿,几百年来,这里的人均寿命均保持在70多岁,而90岁以上老人更是十分常见。

一组碑的启示

上一篇:山南网 中国西藏山南新闻门户网站 下一篇:武清区帮扶组赴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考察对接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